拉菲彩票注册网址

杉王春
2017-11-24 11:33 来源: 原创 作者:陈亮
【字体: 打印本页

 

  说到水杉树,我们中国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民族自豪感。这种生长于三千多万年前白垩纪时代的落叶大乔木在历经了第四纪冰川以后,已经绝迹于世界。直到1941,中央大学森林系教授于铎发现了利川的这棵珍稀古树后,水杉的身影才又重现人间,既而又将其子孙广播世界五十多个国家。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年月啊!

  现在位于利川谋道镇的“利谋一号”水杉被誉为“天下第一杉”、“世界爷”、“活化石”,许多桂冠被附着在了它伟岸的躯体之上,甚至连斐声世界的日本植物学家山本茂之妻也飘洋过海,来到树前,因了了丈夫心愿而热泪盈眶,张臂拥抱。这一切,使饱经沧桑的水杉王疑惑了,也使世世代代依树而居的山民疑惑了,究竟是什么使这么一棵普通的种子发芽生长?又是什么使它名冠天下?

  

    我喜欢在雨中看水杉,只有那时,它才静静地还原了真实,也才让人感受到它是一棵存活的自然的生命。晴天的杉王更像是一件展览品,许多游客簇拥着它,拍照,仰望,赞叹,然后带着各种各样的满足归去,车来车往,人聚人散,水杉王在国道的尘烟,往来的喧嚣中岿然不动,默默接纳着来自俗世的膜拜。没有人会察觉到它的厌倦,几千万年的沉睡,六百多年的成长早就造就了它孤傲的灵魂。

  可是雨天呢?雨天的杉王安静了,没有了熙来攘往的人群,没有了南腔北调的评判,在微雨的抚慰下,疲惫的杉王终于可以松懈下来,静静梳理一下六百多年来沧桑的记忆。

  它的身边,应该要有许多许多的树木臣服于它的脚下,才足以显示它至高无上的王者之气,可是它们都到哪里去了呢?放眼望去,远处只有凤凰山上低矮的灌木丛,几乎找不到一株可以和它的生命相匹配的植物。六百多年的岁月,可以磨蚀掉多少坚韧的生命。在杉王萌芽的那个春天,还有多少棵种子和它一起破土而出,但独有它存活下来,虽然饱经沧桑,但生命无一刻止息。日升日落,四季轮回,杉王的根须深深地扎进岁月的深处。既然灵魂在冰层下可以埋藏千万年,那生命的释放也必将穿透深邃的时空,傲立在水绿土沃的世间。

  萌芽的那个春天,应该是明朝吧。兵荒马乱的年月,乱世中一棵种子在孤独的生长,物换星移,日升日落,在齐岳山铁桶般的护卫中,它悄然长大。明成祖营建北京城,尽伐蜀中之巨木时,它也许还是幼年,李自成兵败湖北,张献中退守四川时,它也许正值青年。人世间的改朝换代没有触动它的根基,大自然的冰刀雪剑没有阻止它的生长,一年又一年,一棵种子在孤独中慢慢长大。垦荒的农民没有锯倒它,天雷地火也没有伤到它。那个春天和它一起发芽的种子越来越少,只有它坚持了下来。有时,我就会慨叹,一颗埋藏了几千万年的种子又孤独的生长了六百余年,这该是要一种怎样的生命力啊?

  是雨天的水杉王给了我答案。

  雨雾中,杉王的每一根树枝,每一片叶子无不向人类展示了一样鲜活的东西,那就是生命。生生不息,亘古不灭的生命。只要你接近它,你就会感到它的全身都充满了这种最动人的东西。微雨时,它的叶子随着雨丝轻微的颤动,平静,雍容,丰盛,满足;急雨到,杉王瞬息间就从平静的大度变成了壮阔的搏击,波浪在树梢上澎湃,雨滴与叶子的撞击声像把把利刃直刺苍穹。何其突兀,何其惊险,水杉王在与自然的撞击中再次向我们展示了生命的伟大。

  我想,也只有在雨中,你才能领悟杉王成长的沧桑历程,你也才能明了,为什么它能孤独的茂盛百年。每一次风雨,每一场冰雪,它的树冠就向苍穹推进一分,身躯就向周围加粗一轮,这是一支青绿色的生命进行曲,它把巍峨的韧性灌进了它身旁的每一寸土地。巍巍齐岳山龙脉汇集于此,潺潺磨刀溪灵秀环绕于此,龙真穴正地,砂明水秀乡,明月清风处,崇山峻岭中。它的生长包罗万象,连树下人们供奉的土地菩萨也被它包拢进去,树旁的山民代代更替,独有它,却生生不息。于是,树不再是树,变成了神,川鄂百姓顶礼膜拜,种种被神话了的传说蔚然成风。说它映像于宫城,倒影于东海,掉根小枝会预兆灾难,断根粗干会改变国运,许多的溢美之词给了它,许多的瑰丽传说赠了它。可是,这一切于它没有太多的影响。它仍是默默的,像一位入定的老人静对每一轮旭日,又在每一个暮色苍茫的黄昏隐入沉沉的暗夜,留给人们的,仍然只是在雄伟的躯干、浓密的树荫包裹下的那一缕树魂和默然站立、波澜不惊的剪影。

  一九四五年,国家正式成立了“水杉保存委员会”,对水杉王进行专门的保护。近年来,地方政府更是大力投入,培土、避雷,还专门修建了水杉植物园。杉王被围了起来,层层护卫,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连依着杉王建屋而居的郭姓老人也迁走了。我一直都想找找这位老人的传奇。风水书上说古树荫蔽之下必出贵人,何况是冠绝天下的第一杉呢?可是,依树而居的郭学贵老人却一生孤苦,从杉王下搬走后不久就在一个凄惶的雨夜病逝于破旧的茅草屋中,无一言一事传世。有时我就想,郭家陪伴杉王几代人,何以偏偏用一个凄怨的灵魂终结这种守护?人世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在沧桑的杉王眼中又是一份怎样的波澜不惊?

  在水杉王的近旁,一个家族的兴衰可以浓缩到大水井的几间宅院,一个村寨的传奇可以依附于鱼木寨的几座古墓,可是水杉王呢?哪里会是它千万年历程的支点?凤凰山春草年年绿,磨刀溪碧水岁岁流,生命的长河永无止境,那么杉王的灵魂也必将在山河大地的怀抱中凝聚为永恒!

  冬去春又来了,这是一个和六百多年前同样风轻日暖的春天,时空已然变换,生命依旧轮回,杉王仍是默默伫立,只有那虬劲的枝干,满眼的清绿似乎在向人们传诉着一个个沧桑的关于生命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